[专业的股指配资]杠杆退潮下的供应链金融:操作风险引承兴们爆

2019-10-03 21:04:12 56 配资平台 供应链金融

“跟大环境有关,好资产抢的很厉害。”向晓丹说,有些机构没有竞争优势,只能做一些资质较差的企业,而供应链金融由于受政策鼓励,又为企业提供了融资出口,于是滋生出恶意欺诈、风险事件。

*ST华业的医疗应收款投资,收益甚至超过了高利贷。根据披露,该公司直接受让的医疗应收账款,年化投资收益率在15%~34%之间,资管计划受让部分收益率更是高达39.66%~70.86%,平均为49.59%,合伙企业受让部分收益率在21%~41%之间,平均为26%。

上述华南银行人士说,供应链金融发生的一些风险,还与产品过度包装有关。由于真正优质的资产不易获得,为了销售顺利,一些资质不佳的资产被包装成优质资产,还引得资金疯抢。

杠杆退潮

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,金融机构的尽调、风控、业务管理缺失,只是供应链金融风险的成因之一,而非最根本的深层次原因。

更深层次的原因,则在于市场环境的变化。上述业内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,资质比较差的企业,利用供应链大量融资,与前几年的杠杆扩张有关,企业利用资金杠杆收购资产,实现自身规模膨胀,而后进入资本市场,实现快速扩张。一旦资产本身不能正常运转,带来良性回报,高成本负债就会出现窟窿,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。

这在承兴国际控股身上有明显体现。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8年两个财年中,公司经营净现金流均为负数,分别为-2.08亿港元、-599万港元,2018财年的融资净现金流亦为-3170万港元。

承兴系收购的H股、A股两家上市公司,迟迟没有形成造血能力。以博信股份(600083.SH)为例,2018年,经营性、投资净现金流分别为-9635万元、-1904万元,只有经营性现金流为正流入,金额1.1亿元。

为此,承兴系不得不持续输血。2017年11月、2018年1月,博信股份分别从大股东处无偿借款1900万元、5亿元,2018年10月,又将无偿借款金额增加到7亿元。2019年4月,再从关联方获得8880万元无偿借款。

承兴国际控股同样如此。2018财年,该公司偿还关联公司款项28.27亿港元,从关联公司预收款项28.36亿港元。截至2017年6月底,承兴国际控股从第三方取得贷款7.62亿元,罗静及其名下一家关联公司担保,年化利率高达8.5%至9.5%。

“市场对风险容忍度比较低,资质比较差的企业很难融资,就把供应链作为途径。”向晓丹说,而依靠债务堆积,一旦后续无法融资,杠杆就会断裂,风险暴露。

除此,近年,私募、券商资管、信托等资管产品,在供应链金融等各类金融工具中扮演了主要角色。而这些也具有杠杆属性的金融工具,如今所处的环境也不复往日。

上述华南银行人士说,不同于场内模式,供应链金融的场外模式,资金募集、投资等环节,大多通过资管产品进行,受监管约束少,且杠杆比例高,小规模违约也可能造成很大风险。以前还可以通过资金池遮掩,但这条路如今已经行不通了。

“有些机构管理层的权力很大,募集资金又容易,”该人士说,在此情况下,什么资产都往资金池里扔,也不知道成色到底怎么样,资管新规出台后,资金池受到限制,问题于是暴露。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股票配资公司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www.fsycxx.com/peizipingtai/2104.html

相关文章

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